abc
abc
返回
姓名 刘焕兵 单位(公司) 联想
联系电话 18009614326 邮箱 18009614326@189.cn
类别 仪器设备类
主题 我被150多人,24小时不停的下毒。
内容 她和她喊人的给我下毒 她找人给我下慢性毒药,一年多了,我快死了。他们有150多人,50多辆车,24小时给我下毒,白天他们用预先装在天花板,衣柜,桌子里的专用喷管,给我下毒。另外一部分人为装成买彩票的。给我的饭里,水里,下毒,或者直接给我下毒。他们在们外边还有车,大部分是轿车 ,还有三轮车 ,电动车,也有一部份伪装成行人 ,清理垃圾的清洁工 ,收破烂的,还有一些专门带孩子的,他们可以通过车或者是人向屋里喷毒,隔着玻璃门也能喷进来。我出去到附近约店买烟。买水,买饭,都被他们下毒。附近卖东西的人,都知道他们给我下毒, 晚上专门有一个人潜伏在家里随时给我下毒,他们给我喷专门睡觉的药,让我睡觉,然后等我睡着以后就向我肚子里灌毒。 床也被他们改造过,只要我睡觉,就会向上喷毒气,被也能改造,让我在睡觉的时候 ,就可以下毒。他们还会喷药让你解大手,一个是让你吃的东西来不及消化床也被他们改造过,只要我睡觉,就会向上喷毒气,被也能改造,可以自动喷毒。他们还会喷药让你解大手,一个是让你吃的东西来不及消化,削弱你的营养,中毒更深,另一个让你在厕所里中更多的毒,他们在厕所里准备了更多的毒。他们能做到在你吸烟的时候,对你的每一根烟,喷毒,这屋里的有多少喷灌喷毒才能做到这一步了,另外他们还准备一部分假烟,假饮料。他们给我下毒,他们有一百五十多人,四五十辆车,这么多人这么多车,要保证我24小时随时在中毒的状态,在海宫有九多月时间。我在家是24小时中毒状态。家里的自来水被改成有毒的,我一用水就改成有毒的,让我不能烧饭和洗澡,这个毒他们水控制的特别紧。水烧开了,煮一个小时,毒还不能排掉。家里的水根本没有法用,买外边的桶装水,他有办法让你接的桶装水,变成有毒的,买别的水送到家也变成有毒的。只有买商店里的瓶装水,随便排几个人,看着你买水,在你买水后再给你下毒,在大商场里排三十个人。在家附近的几个商店后来再联系卖家,整排的換有毒的水。在家他们就保证你没有水用,楼上的毒24小时排下来,睡觉后,有人进到家里给你下毒,我天天出门骑一个带篷的电动三轮车,他们在里监控发现我一出门就向监视组的人发信号开向我的车派人先派一个人向我的车门喷一种无的液体毒,(他给我下的毒主要是这种无色的液体)然后派接着给我向车里喷。有通过路边停车场的车喷的,有伪装成行人喷的,有骑电动车喷的,还开车向我喷的,让我在开车的同时中毒。每次出门都能遇到30到50个下毒的。你要是在饭店吃饭,他们就派人到饭店吃饭,在你饭的同时给你下毒,最夸张的时候,派一屋子吃饭的同时给你下毒。也有饭店老板被控制配合他一起给你下毒,不少。肯德基,麦当劳都配合他出有毒的特供餐。牛肉汤也给我下毒。。还有网上的外卖,也被他们控制着。只要买外卖了,一买外买就会被下毒,一边防被下毒,一边买吃的东西真不容易。现在说一个重要的事,就是我亲妹妹知道别人给我下毒并且她知道下毒的是谁,她畏惧对方的势力大,帮助别人给我下毒。我网上买菜,我定的提货点是在她哪里,她利用机会给我买的菜和大米上毒,我到她家,她利用给我喝的水,和给我吃的饭下毒。我的亲弟弟和弟妹也知道谁给我下的毒,并且畏惧对方的势力大,亲自给我下毒。第一次我的亲弟弟给我喝有毒的水,第二次我的弟妹把她店里有毒的泉水,饮料卖给我。第三次,弟妹把她家有毒的开水给我喝。我的亲弟弟妹妹啊。还有院,我住院的时候,安排十来个人跟我一起住院,在我住院的时候下毒,我住院根本不安全。 在我老婆第一次给我下重手下毒的时候,让我大便出血,第二天的早上,我就打电话。上次艳玲给我下毒出重手,让我当时大便出血,我当时就去医院了,医院说要想知道是中什么毒,医院无法检测,医院只能做常规的病毒检查,关于刑事检查只能找警察。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就找警察报警,警察说他们没有办法对我的身体中毒情况进行检查。 我的手机被控制,在举报时被控制到假的纪委网站,他们连纪委网站都敢假冒,还有什么他们不敢的,公安部网站,信访部网站,百度,中国政府网,还有很多政府网站,和很多新闻网站被仿制。我现在被150多人,60多辆车,24小时不停的下毒 ,随时可能死.我叫刘焕兵是在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海宫南村51栋302,害我的人是潘燕玲。我的手机号是18009614326。现在时间是202112111300。